RSS
热门关键字:  油画  xxx  李兵  王洁  聂子惠
当前位置 :| 主页>名家专题>

罗红彩墨画之路

来源:书画电影梦工场 作者:林玉 时间:2011-04-28 Tag:

沂蒙兴安两地情
彩墨飞舞话人生
                   —罗红彩墨画之路

祖国是一座花园,北方就是园中的腊梅;森林就是花中的蕊。花香呀,沁满咱们的肺。
                   郭小川《林区三唱》
  郭小川的《林区三唱》,用火热的情感,赞颂东北林海雪原的富饶与独特魅力;当代著名画家罗红,用二十多年切身体验与彩墨创作,完成了对兴安岭林区大象之美的诠释与展现,在沂蒙山区山花烂漫、魅丽璀璨与兴安岭繁茂碧绿、高耸挺拔的森林相互辉映中,构成了罗红大意象、大气魄的彩墨世界。

  

书画专题片:
  


同学年少丹青梦
1957年夏天,是一个多雨的季节;一连几天的大雨,导致公路被封闭;一位少年站在雨中,怅惘地望着烟雨迷茫的远方,他就是罗红,由于下雨,使他没能赶赴500里外的考点去考美术学院,留下一生的遗憾。
但现实的残酷,并没有阻挡住罗红对绘画的热爱和迷恋;而是激发了罗红为绘画奋斗一生的激情;从此、罗红以更大的热情投入到绘画的学习和创作中;从他保存下来的资料中,可以看到他那时的习作,像素描《小提琴》,临摹《人物头像》,水彩《父亲的棉鞋》等,都透出细腻与成熟的绘画水平。一双《父亲的棉鞋》和《小提琴》反映出少年罗红在现实与浪漫中,痛苦的挣扎心情。

  

此后,罗红入速后师范毕业参加了小学教育工作,业余作画,向地级报社投稿,一投刊用,以后在两年内发表近30幅,创作热情渐高。
他绘制的插图,风格淳朴、构图严谨,执鞭耕田的农民、赶车的姑娘、锄草的农村妇女等,都惟妙惟肖的反映出当时热火朝天的劳动场面,具有浓郁的乡土气息和田园风情。

边疆寻梦彩墨舞
  然而,罗红的心中并不满足,他总梦想着像黄胄一样,到边疆去不断发现新的绘画题材,才有更大的作为。
1960年,他毅然辞别了教育工作,投入到小兴安岭林区艰苦的工作,历经饥寒交迫,天灾人祸等极为艰苦的锻炼,始终不忘自己的追求与爱好。
  进入小兴安岭森林,才知道树木会那样直立向上,才知道野花会满地开放,才知道从一粒种子育成幼苗长成大树的坚强……
他逐渐喜欢上朴实无华的树木,喜欢大自然原生态的美,一草一木一世界,那些自由生长的花草树木,飞禽走兽格外可爱,它们尽情享受大自然的阳光雨露,远离了人类的干扰,在安全的环境里生儿育女,繁衍生息。
罗红把自己融入自然,用灵魂与大自然沟通,这一去就是26年。罗红以自然造化为师,吸收了西方印象主义以后的现代绘画的营养,与中国传统水墨相结合,在彩墨画的道路上不断上下求索。
在中国绘画史上,林风眠一度是一位孤独者,通过几十年的探索,完成了彩墨画的完美展现。他的彩墨画从来都不是艺术界的主流,谁也没想到,当初这些被“边缘化”的彩墨作品,现在在拍卖场上重金难求。此后,吴冠中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在“主题性创作”的大潮流下,进行着很“生冷”彩墨画探索,到了晚年,他的一幅画可以卖到天价。

  
  在专业人士看来,从事彩墨艺术创作的画家堪称是“小众里的小众”,因为“太难了,很难找到突破口。”但是这并不妨碍罗红探索的脚步。罗红认为:“当代是中华大地上最进步繁荣的时期,面对现实,与时俱进,不是面对古代从古起步。社会换了人间,绘画也应该不断创新。只用“墨分五色”是不能表现当代繁荣昌盛的,五彩缤纷才是社会的现实。应该突出的是画意而不是画法。
  在20多年的岁月里,罗红以无比真诚的艺术态度,以兴安岭广袤无边的林区为素材,创作出《树欲静风不起》、《风止树静》、《起飞》、《蒸蒸日上》、《万紫千红》、《万木争荣》、《万枝摇红》、《和久不分》、《同类相亲》、《美化》、《相映生辉》、《大木柱长天》、《顶天立地》、《留住春天》、《峰立高原》、《千秋颂》等作品,无不立意鲜明,蕴意深远,旨意可行。他的诗画作品曾在《东北林业报》、《黑龙江日报》、《当代诗歌》、《摇篮报》、《黑水》等数家报刊发表。
  这幅《蒸蒸日上》,以朝阳透过扶疏的树林这一典型而清新的画面为素材,表现万木争荣,晨曦初动、生机勃勃的意境;清新的朝阳、和煦的阳光、剪影般的班驳错落的树影,使画面富有强烈的冲击力,令人赏心悦目、心旷神怡。
  
丹青夕阳胜朝阳
  1987年,罗红难耐思乡之苦,商调回故乡临沂,作教学教务工作12年后退休,全力投入彩墨画研究创作。他以自己生活多年的两个地区,沂蒙、兴安的山水林木、春红夏绿、秋黄冬白等色彩意象为素材,不断探索挖掘,一步步脚踏实地往前迈,他坚信,艺术多元时代,一定能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绘画之路。
他的出生地小鹤埠村曾有一个美丽的传说,在东汉年间,村的东岭上是鹤栖息地,鹤的形象美,爱情专一令人叹服;鹤的优美舞姿时常萦绕在他的心头。他退休后发表在《中国书画报》上的第一幅作品就是题名为“相伴永不离”的两只鹤。在罗红的作品中,把鹤与萍置于画面,有和平之意,寄托一位老人在和谐盛世的中国对民族的忧患意识。

  

这幅《九仙和合》,画面由九只姿态各异的仙鹤组成,象征着家庭、社会、以致国家的大融合大团结。九只仙鹤有的觅食、有的引径长鸣、有的回头梳理羽毛,活灵活现、生动传神。

罗红把沂蒙山区春天的万紫千红,春意盎然尽情地挥洒于画面之中,表现大地无限的生机与自然之美。

  
这幅《春到沂蒙》,以清新淡雅的彩墨、描绘璀璨葳蕤的杏花,群芳争艳、迎风盛开的动人画面;飞花点翠的花瓣、仿佛舞动的蝴蝶,展翅欲飞。在色彩与水墨的舞动中,一种凝重的立体感,推出璀璨夺目的万花飞舞;富有强烈的视觉冲击力。

  罗红用心灵与自然沟通,他认为,人与自然是平等的,他从不画插花、瓶花或折枝花卉,他笔下美是和谐的、自然的。他深信,诗人与画家,笔下流露的应该是灵魂的纯洁与美丽,没有高尚的品德也就没有高尚的作品。古今绘画不缺少技法而缺少生活,缺少生活就会产生残缺扭曲的作品。

  汉语拼音之父,106岁的周有光把他的81岁改为1岁,罗红把他的丹青夕阳改成了一轮朝阳蒸蒸日上,表达出一种旷达的人生豪情、化整为零的探索精神。
  十年树木不容易,百年树人更难,画家的担当与使命,不是说说而已,是应该通过一件件作品去说明的。罗红用毕生的精力、真诚的信念,追随现代绘画之父林风眠开创的彩墨画之路继续前行,无不立意独到、蕴意深远、旨意鲜明,以大意象的广博视野、描绘着沂蒙山万枝摇红的壮美、兴安岭林木竞秀的和谐,用彩墨融合天地之大美,再创宣纸彩墨画的五彩缤纷,灿烂辉煌!


最新评论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