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热门关键字:  霍春阳  林玉娇  xxx  DBD  李兵
当前位置 :| 主页>书法名家>

张本逊书法艺术欣赏

来源:书画电影梦工场 作者:林玉 时间:2014-12-21 Tag:劲健圆融真书者铭碑刻石汴梁城  

劲健圆融真书者
铭碑刻石汴梁城
——张本逊书法艺术欣赏

 
当您来到东京汴梁、八朝古都开封古城,参观雄伟壮丽的龙亭,高耸入云的铁塔,古韵幽雅的禹王台公园时,总是会被那些浑朴沧劲,圆润恬静的楹联匾额所吸引,我们不禁惊叹这些书体与开封沧桑历史,深厚的文化底蕴竟然如此的融合统一。
当我们徘徊在这些书作前,不难发现,这些端庄杂流离,刚健含婀娜的书体中,融入了魏碑《张猛龙碑》的笔势雄健,奇正相生;又吸收了《郑文公碑》柔中带刚,舒展丰姿;使我们体验到魏碑穿透时空的艺术魅力;这些匾额的书写者正是当代著名书法家,八十八岁高龄的张本逊先生。

 

张本逊,当代著名书法家,字谦之,号让水,1926年11月出生,河南开封人。开封书法研究会创办人之一,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
张本逊先生出身于书香门第,家学深厚。青年时师从老书法家高丽虹先生,后得著名魏碑书法家李子培先生深教,遍临诸帖。“朝临石门铭,暮临二十品”先生沉迷于洛阳龙门造像、摩崖石刻等北魏遗留下的各具体势、各极臻妙的碑偈、摩崖、墓志中,五十年如一日,临池学书,池水尽墨。我们从他撇笔的挥洒,横笔的涩润,捺笔的挺拔,折笔的圆方,钩笔的轻俏,点法的多姿中,感受到南北朝时期北魏书法石刻照耀千古的人文辉煌。
这里有《始平公造像》的雄浑豪放;《郑文公碑》的刚柔相济;《张猛龙碑》的雄健流丽;《杨大眼造像》的中敛外张,气雄力健。张本逊先生在对诸多碑体的融会贯通中,加入自己的感悟创新思想;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形成了遒劲浑厚、劲健圆融的书法风格。其书法深得开封以及中原地区老百姓,以及高端收藏界的青睐。

 

石桥高踞浚仪沟,月色如银冷浸秋。
鳌背负山银阙涌,虹光横海玉梁浮。
香车已尽花间市,红袖歌残水上楼。
几度有人吹凤管,汴州风景胜杭州。
清人无名氏题咏
这幅《州桥明月》,结体凝练圆润,浑厚古朴,可谓字字珠玑,在大巧若拙的笔势中,体现出书法家“从心所欲,不逾矩”的纯熟运笔技巧。州桥明月是汴京八景之一,曾经记录着东京汴梁的繁华盛世;我们透过张本逊先生古朴归真的字里行间,仿佛看到沧桑的历史云烟中,宋代文人在雕栏玉砌,红袖歌残、笙歌泛夜的州桥之上吟诗作词的历史背影。
 
这幅《岳阳楼记》,是张本逊先生小字代表作品之一。整幅作品用笔含蓄,外柔内刚,方圆结合,藏露互见。结字奇正相生,疏密变化;笔势纵横,舒展自如,奇而不惊,拙而见美,磊落雅正。布局随字赋形,生动活泼,神韵潇洒古淡,意气纵横飘逸,充满了一种庄严肃穆的庙堂之气与雍容和雅的文人正气。此幅作品正得益于《张猛龙碑》端庄雄健,奇正相生的笔墨气势,让我们在《岳阳楼记》“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人文思想指导下,油然产生一种怀古忧思之情。
 
孙过庭《书谱》云:“傍通点画之情,博究始终之理,熔铸虫篆,陶钧草隶。体五材之并用,仪形不极;象八音之迭起,感会无方。”张本逊先生以石门铭,龙门二十品等魏碑精髓书体为研究领域,面对五千年书法翰海,进行着卓有成效的艺术探索。他以穿越唐楷法度,宋意风流的艺术精神,直取南北朝魏碑时代斑驳沧桑的摩崖石刻,去领悟,探索其穿越历史沧桑的运笔风格。大字取法《郑文公碑》,小字得益《张猛龙碑》;并融合京剧唱腔的抑扬顿挫、字正腔圆之旋律。“师古而不泥古”,故而,他的书体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魏碑,而是以吸收魏碑精髓,融合创新的崭新书体。而这种书体正以“春城无处不飞花”的方式,风靡开封古城,飞入寻常百姓家。
中国书法名城开封,在北宋时代,曾经孕育了苏黄米蔡等中国书法名家,还有宋徽宗赵佶独创飘逸瘦劲的瘦金书体,奠定了开封在中国书法史上的特殊历史地位。斗转星移,风云变幻,拨开历史云烟,通过张本逊先生的书法魅力,我们又看到了开封古城今日的书法辉煌。开封民间流传一句老话说:“中国书法看中原,中原书法看开封,开封书法看张本逊。”毫不夸张地说,张本逊书法是开封石刻、牌匾最多的书法,从龙亭、铁塔等标志性景点公园、机关单位、路旁饭店商店、甚至小巷深处人家,我们不经意的抬头间,就能看到张本逊先生书写的匾额楹联,可见开封百姓对张本逊先生书法的热爱。

  
《庄子•山水篇》曰:“既雕既琢,复归于朴。”《书谱》曰:“初学分布,但求平正;既知平正,务追险绝;既能险绝,复归平正,初谓未及,中则过之,后乃通会,通会之际,人书俱老。”我们从张本逊先生的书法中,首先感受到一种反朴归真的恬静之美,继而是劲健浑融的运笔带给我们的珠圆玉润之感。这是绚烂至极后的平淡天真之美;这是书海泛游,游刃有余的逍遥境界。大相国寺书画院释源野法师在张本逊书法展中这样说道:
如今,在习总书记中国梦思想指导下,中国文化的繁荣将迎来又一个辉煌篇章;从某种意义上说,中国的书法家必须是一个文人。张本逊先生幼读四书五经,饱览诗书;以一位书法家的责任、以文以载道的书法艺术精神,弘扬传承着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雅士暮年,壮心不已”,可以说,张本逊先生以毕生的精力,倾注在对古朴、雄强、姿态新异的魏碑书体的研究上,这种上承秦汉、下启隋唐的过渡书体,恰如中国书法史的一个转折点,沉淀蕴藏着丰富的人文思想宝藏;吸引着历代书法家前来开发、冶炼;以求铸成雄姿、精美之大器。张本逊先生经过多年的上下求索,笔耕墨耘,终于独辟蹊径,会古通今,能纵能敛,独标风骨。尤其擘窠榜书,既具北碑雄强之风,亦有南贴隽逸之趣,雅俗共赏。我们相信,张本逊先生一定能以这种独具魅力的魏碑书体,在中国书法史写上厚重的一笔,功在当代,垂范后学。




上一篇:卢金锋书法
下一篇:没有了
最新评论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