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热门关键字:  油画  xxx  李兵  王洁  聂子惠
当前位置 :| 主页>国画大家>艺术美学>

王国维与中国美学的现代转型2

来源: 作者: 时间:2011-07-29 Tag:
王国维与中国美学的现代转型


既然具有形而上价值的审美和艺术是同现实人生相沟通的, 所以, 强调其形而上意义的王国维也不难把形而上的生命关怀转化为形而下的现实关注, 把无关于功利、仅作为形式的美和艺术应用于现实人生的解救乃至社会疾病的医治。在《孔子之美育主义》一文中, 王国维不仅转述了叔本华关于生活之本质是“欲”, “欲”得不到满足而生苦痛之类的观点, 而且把个人内心的苦痛与社会的罪恶联系在一起, 而美则可以消除人们的“利害之念”, 解除人生之苦痛, 从而也可以部分地消除社会之罪恶。他进一步描述了审美境界的状况: “此时之境界: 无希望, 无恐怖, 无内界之争斗, 无利无害, 无人无我, 不随绳墨而自合于道德之法则。一人如此, 则优入圣域; 社会如此, 则成华胥之国。”28 在这里, 王国维沿袭了中国传统的某种教育策略。他自己曾指出, 孔子教育的目的有二: “修己之德”和“治平天下”; “以修身为第一义, 治人为第二义”。29 其实王国维也是按此思路来阐发审美功利主义的功能性价值的: 解除个人生存之欲和苦痛为第一义, 建立无恐怖、无争斗、无人我之见的社会为第二义。孔子强调个人德性的修炼目的在于治理国家, 王国维所讲的“华胥之国”又何尝不是他的最高理想呢? 由此可见, 王国维创立的审美功利主义还不仅仅局限于对人的心理和精神本题的建设, 从中还可以引申出更为现实的社会改造意图(详见王国维《去毒篇———鸦片烟之根本治疗法及将来教育上之注意》) 。
王国维的这种提出和解决问题的思路, 就是利用艺术具有的情感满足和升华作用来解决现实问题, 这也是一种“无用之用”。而且从人们的情感入手来提升人的精神境界, 解放人的精神世界, 从理论上开启了以美育来实现感性启蒙的先河。后来的蔡元培、朱光潜等人的美育理论也都是依这条思路来立论的。例如, 蔡元培提出要以无功利性的美来使国人的情感“纯洁”, 从而克服作为人道主义最大阻力的“专己性”30; 朱光潜认为当时的社会问题主要在于“人心太坏”, 而要“洗刷人心”, 就要用审美、艺术来“怡情养性”31。所以, 他们都十分注重对国人消遣娱乐方式的研究和批判, 并把这作为国民性批判和改造的重要方面。这种思潮的一个传统来源是儒家的乐教和诗教, 而西方的来源是席勒、尼采、叔本华以及弗洛伊德等人以生命哲学和审美主义为特征的人本主义思潮。这些中国现代美学的开创者们从传统和西方吸取思想资源来解决中国的启蒙问题, 从而形成了极为独特的中国现代审美功利主义的又一重要特征。而由于关注审美对于情感的宣泄和升华作用而重视美育、倡导美育甚至实践美育, 则是这种审美功利主义在理论和实践上的集中体现。

三、沟通中西美学的研究方法

中国现代美学是在中西和古今的交汇点上产生和发展的, 而王国维所提出的一些划时代的美学命题或观点也就是中西思想文化碰撞和交汇的产物。值得注意的是, 他所做的融合中西古今的工作并不是被动或盲目的, 而是一种经过深思熟虑的自觉行为。他对于中国美学现代转型的贡献不仅在于提出了一些创新性理论, 而且还在于探索并形成了沟通中西和古今的方法论。
前面已经提到, 王国维主张学术独立论的一个论据是叔本华关于“人是形而上学的动物而有形而上学的需要”的观点, 既然人皆有追求形而上知识的本性, 那么这种普遍的人性观也可以反过来击破学术上的“中外之见”。在王国维看来, 对于宇宙人生问题的解释是学术的目的,无论这种解释是中国的还是外国的, “其偿我知识上之要求而慰我怀疑之苦痛者, 则一也”, “学术之所争, 只有是非真伪之别耳”。而在是非真伪之外掺杂国家、人种、宗教的偏见, 那是“以学术为一手段”。因此他说: “未有不视学术为一目的而能发达者, 学术之发达, 存于其独立而已。然则吾国今日之学术界, 一面当破中外之见, 而一面毋以为政论之手段, 则庶可有发达之日欤?”32 由此可见, 在王国维心目中, 学术独立论同沟通中西学术的思想是一致的。
沟通中西学术自然有一个出发点, 这个出发点就是王国维意欲解决的本土问题。王国维从德国现代哲学家、美学家那里引进了许多哲学、美学思想和方法, 但这种引进决不仅仅是一般知识层面上的介绍, 而是试图解决中国当时一些知识分子(包括他自己) 的生存困境以及与此相关的某些思想文化启蒙问题。
首先是人生苦闷的问题。苦闷首先是王国维自己的人生问题, 他体质羸弱, 性情悲观忧郁,又喜好追问人生终极问题, 所以喜欢上了叔本华的哲学。由这种哲学, 他推而广之地认为当时中国社会人生的苦闷源自于“生活之欲”。他意识到, 人受功利欲求的驱使, 不能超脱利害关系, 这样的人生注定是痛苦的。于是, 他倡导研究哲学, 主张以人生为出发点和归宿的学术独立; 竭力推崇审美无利害性和美是形式等现代性美学观念, 而审美、艺术和美育就是由此而获得独特价值的。因此, 他引进和主张的哲学的形而上价值、美和艺术的独立性、教育以培养“完全之人物”的宗旨、美育的促使人的情感满足和升华等等, 都围绕着超越功利关系、摆脱生活之欲, 最后解决人生苦闷问题而展开的。我们发现, 王国维在吸收西方学术思想时时刻结合着自身的生存经验, 他不是就知识讲知识, 而是要用西方现代哲学和美学来解决困扰他自己的人生问题。惟有结合着自己生存经验来吸收西方现代美学, 才可能使西方的学术思想与本土的学术相交融, 才可能使自己的美学思想具有个性和创造性。同时, 王国维对人生苦闷问题的提出还承续了宋代苏轼以来的那种人生空幻感, 但是, 他结合西方现代哲学和美学思想, 把对人生的苦痛感受建立在个人欲望之上, 并通过对个体欲望的否定, 更加突出了现代思想中的“情欲—人生”问题33。这种美学研究方法对于我们在美学研究中处理引进西方理论、吸收传统思想并落实于自己创造的关系应该是有启示的。
其次是在中西文化碰撞中如何实现传统学术思想的现代转换。从19 世纪末到20 世纪初, 王国维集中研读了一批西方学术论著, 思想受到很大的震撼。他深感中国传统学说的某些不足,也被西方现代哲学和美学所吸引, 并表现出学习西方学术思想的强烈意向。但是, 他学习西方,并不是要照搬, 也不是全盘否定中国的传统学术, 而是试图借西方学术思想和方法来实现中国传统学术思想的创新。在发表于1903 年的《哲学辩惑》一文中他写道: “余非谓西洋哲学之必胜于中国, 然吾国古书大率繁散而无纪, 残缺而不完, 虽有真理, 不易寻绎, 以视西洋哲学之系统灿然, 步伐严整者, 其形式上之孰优孰劣, 故自不可掩也。⋯⋯且欲通中国哲学, 又非通西洋之哲学不易明也。⋯⋯异日昌大吾国固有之哲学者, 必在深通西洋哲学之人, 无疑也。”34 这里, 王国维既提出了学习西方哲学可以弥补中国传统哲学之不足, 而且还以一种全球学术视野肯定地讲, 要弄通中国哲学必须要弄通西方哲学, 只有深通西方哲学的人才可能把中国传统哲学发扬光大。这是何等的眼光和气度! 王国维不仅这样说, 而且也这样做。他凭着良好的国学底子, 在哲学和美学领域努力以西方学术来阐发中国传统学术思想, 并取得了诸多开创性的成就。叶秀山曾评价说, 王国维“是我国在专业哲学问题上开创中西哲学交流、贯通的先驱者之一”35。而从美学来看, 王国维也是如此。
发表于1903 年的《论教育之宗旨》, 是王国维第一篇论述美育的文章, 其对美育的论述就是把“孔子言志, 独与曾点”, 以及孔子讲的“兴于诗”、“成于乐”同德国的谢林、席勒的美育理论并举、互释。在《孔子之美育主义》一文, 先从介绍西方现代美学和美育理论入手, 转而以西方的上述理论来阐述孔子的美育思想。他指出, 孔子教人, “始于美育, 终于美育”; 除了采用诗教和乐教外, “尤使人玩天然之美”, 以“涵养其审美之情”。他把孔子率弟子在自然中吟咏的境界比作叔本华的“无欲之我”、席勒的“美丽之心”, 还用席勒的“在法则中获得自由”的观点来阐释孔子的“安而行之”。王国维还善于用西方的美学理论来阐发中国的古代文学理论和文学作品, 前者如《人间词话》, 用德国古典美学的主客体观念来阐述自然景观审美中“我”与“物”的关系; 后者如《红楼梦评论》, 用叔本华的哲学美学来阐发这部小说的意义和价值。用今天的眼光看, 王国维的这些阐释性研究难免也有牵强之处, 但是, 他的这些努力为后来中国现代美学研究提供了一种方法论典范: 即以西方现代美学来阐发中国传统美学, 使前者在与后者的沟通中实现现代转换。
王国维美学研究还试图解决国人的启蒙问题。王国维发现, 美学作为感性之学, 可以在提升国人的人生趣味方面发挥作用。王国维讲对人生的慰藉并不完全是悲观厌世的, 在这一点上,他与叔本华不同, 而更接近于中国的儒家和道家。所以, 引进西方现代美学和美育理论, 提出“无用之用”, 重点仍落脚在一个“用”字上。在《去毒篇》中, 他表达了以无用的艺术来根治国人吸食鸦片嗜好的“用”的观念, 这个“用”, 实际上是通过解决人生的苦痛来解决社会现实问题。这里面的核心问题是改造和提升“国人之趣味”。在1904 年谈到文学与教育的问题时, 王国维提出了精神高于物质的观点, 并对我国民众的文学趣味低下提出了批评。他接着说: “我国人对文学之趣味如此, 则于何处得其精神之慰藉乎? 求之于宗教欤? 则我国无固有之宗教, 印度之佛教亦久失其生气。求之于美术欤? 美术之匮乏, 亦未有如我中国者也。则夫蚩蚩之氓,除饮食男女外, 非鸦片赌博之归而奚归乎! 故我国人之嗜鸦片, 有心理的必然性, 与西人之细腰、中人之缠足, 有美学的必然性无以异。不改服制而禁缠足, 与不培养国民之趣味而禁鸦片,必不可得之数也。⋯⋯夫物质的文明, 取诸他国, 不数十年而具矣, 独至精神上之趣味, 非千百年之培养, 与一二天才之出, 不及此。而言教育者, 不为之谋, 此又愚所大惑不解者也。”36 由此可见, 王国维沟通中西美育思想的出发点是要用艺术和美育来改变和提升国人精神趣味,以纯洁社会风尚, 实现国人精神世界的重建。
总之, 王国维在中西美学思想交汇点上所做的美学研究显示出强烈的本土问题意识, 这种本土问题意识促使王国维在吸收西方现代美学思想的过程中时刻不忘发掘传统思想文化的根源,一方面对某些传统思想文化进行批判, 另一方面又使中西美学思想相互发明而融合。正是这种从当下问题出发的研究方式, 使他沟通中西美学思想的工作有了一个坚实的本土基础, 同时使他的美学思想达到了融会古今的很高境界。认真总结王国维前期的学术研究思路, 我们发现这就是他的美学具有诸多原创性, 并能对中国后来的美学产生深远影响的根本原因所在。这种学术思想方法为我们在全球化语境中处理中西美学学术思想的关系提供了可借鉴的方法。
沟通中西美学思想的工作属于比较研究范畴。王国维在中西美学比较研究方面既采取了平行比较的方法, 然而更多的是采用了“阐发研究”的方法。他在美学上的阐发研究既有用西方现代美学理论阐发中国传统美学和文论的成果, 又有用西方现代哲学和美学理论阐发中国传统文学的成果。而后一种研究也产生了重要的示范性影响。他的《红楼梦评论》是系统采用西方哲学和美学的观点和方法来阐发中国古典文学作品的较早范例。杨周翰在总结20 世纪初叶以来中国的比较文学研究时曾评论说: “用西洋输入的理论来阐发中国文化和文学”, 是“一股不容忽视的潮流, 因为它是真正做出成绩来的潮流”。这种阐发研究“应当算做‘中国学派’的一个特点”。37 而在比较文学和比较美学领域开创这种阐发研究的正是王国维。这种阐发研究不仅展开了中西学术思想之间的对话和交流, 而且在传统文学研究注重考据或者妙悟式的方法之外,把作品作为作者人生体验的一种符号和象征系统, 用推理的方法阐释其中普遍的人生意义和价值38, 从而开了我国自上而下的文学研究和批评的先河。从学科发展来看, 王国维用现代美学观点和思辩的方法来研究中国的文学艺术, 还开辟了有中国特殊意义的文学艺术“审美论”。这种审美论虽然在看待文学艺术的性质、特征和价值上有一定的局限性39, 但是它极大地开拓了传统文学艺术研究的疆界, 明显提升了传统文学艺术研究的思维水平, 并有力地批判了中国传统的“文以载道”观念, 具有重要的历史贡献。而且, 这种文学和艺术研究中的审美论在以后的发展中形成了中国特有的一个学科——“文艺美学”, 我们在今天几乎所有的文艺美学论著中都可以看到王国维的深刻影响。



① 聂振斌的《中国近代美学思想史》在评析了诸种关于中国美学现代第一人的说法之后指出: “事实上, 中国之有‘美学’, 实以王国维为最早”, 并把他的美学称作是中国近代美学(1840 —1949) 的“第一块基石”。见《中国近代美学思想史》(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1991 年) 第15 页。
②王国维:《论新学语之输入》,《王国维文集》第3 卷, 中国文史出版社, 1997 年, 第40 页。
③王国维:《论近年之学术界》,《王国维文集》第3 卷, 第38 —39 页。
④周国栋在《为“中学”寻找价值依据———王国维学术观的一种新解读》一文中指出: “王国维和国粹派在学术立场上非常接近, 王国维的学术观即是在章太炎、邓实等人论学言论基础上的引申, 他们所使用的话语也实出一种系统。”见《中国文化研究》2002 秋之卷, 第151 页。
⑤叶秀山:《王国维与哲学》, 《中西智慧的贯通———叶秀山中国哲学文化论集》, 江苏人民出版社, 2002年, 第242 页。
⑥王国维:《论近年之学术界》,《王国维文集》第3 卷, 第36 —39 页。
⑦王国维:《论哲学家与美术家之天职》,《王国维文集》第3 卷, 第8 页。
⑧宗白华认为: 中国美学与西方美学的一个重要差异在于, 前者偏重于感性形象, 多为艺术实践经验的总结, 后者偏重理性, 多为哲学体系的一部分。详见《宗白华全集》第3 卷(安徽教育出版社, 1994年) 第392、592 页。李泽厚、刘纲纪也认为: 中国美学“常常是对日常审美活动和艺术创造的经验性总结”, 详见《中国美学史》第1 卷(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1984 年) 第13 页。
⑨王国维:《论新学语之输入》,《王国维文集》第3 卷, 第41 页。
⑩ 王国维:《古雅之在美学上之位置》,《王国维文集》第3 卷, 第31、32 页。
11 尼古拉斯•布宁、余纪元编著《西方哲学英汉对照辞典》, “现代性”辞条, 人民出版社, 2001 年, 第630 页。引文译自英语原文, 参考了书中的汉译。
12 杰罗姆•斯托尔尼兹: 《“审美无利害性”的起源》, 《美学译文》(3) ,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1984 年,第17 页。
13 王国维:《脱尔斯泰伯爵之近世科学评》,《王国维文集》第3 卷, 第451 —452 页。
14 王国维:《叔本华之哲学及其教育学说》,《王国维文集》第3 卷, 第321 页。
15 详见王国维《宋元戏曲考》,《王国维文集》第4 卷, 中国文史出版社, 1997 年, 第389 页。
16 王国维:《〈红楼梦〉评论》,《王国维文集》第1 卷, 第14 页。
17 见王国维《〈红楼梦〉评论》,《王国维文集》第1 卷, 第11 —14 页。
18 王国维:《〈红楼梦〉评论》,《王国维文集》第1 卷, 第9、16 页。
19 王国维:《〈红楼梦〉评论》,《王国维文集》第1 卷, 中国文史出版社, 1997 年, 第2 页。
20 雅斯贝尔斯:《悲剧的超越》, 工人出版社, 1988 年, 第14 页。
21 王国维:《孔子之美育主义》,《王国维文集》第3 卷, 第158 页。
22 “无用之用”以及类似的说法在《庄子》中多次出现, 例如: “山木自寇也, 膏火自煎也。桂可食, 故伐之; 漆可用, 故割之。人皆知有用之用, 而莫知无用之用也。”《庄子•人间世第四》, 郭庆藩辑《庄子集释》第1 辑, 中华书店, 1982 年, 第186 页。
23 王国维:《〈红楼梦〉评论》,《王国维文集》第1 卷, 第5 页。
24 关于中国现代美学中的审美功利主义问题的论述详见拙文《中国现代的“审美功利主义”传统》, 载《文艺研究》2003 年第1 期;《新华文摘》2003 年第5 期。
25 详见王国维《古雅之在美学上之位置》,《王国维文集》第3 卷, 第31 —32 页。
26 王国维说: “老子说无为而常着眼于由无为而来之有为; 列子亦说有为, 而其说之所趋, 竟全归于无为。……老子于其无为自然说之中, 尚寓积极的理想; 而列子则消极的也, 无理想的也。老子多忧时慨世之精神; 列子多厌世遁俗之思想。故老子多说反言的真理, 教人以处世之道; 列子惟一意以求解脱而已。在老子, 则现在社会尚为一关心之对境, 其矫激之言, 毕竟由以道济世之成而出”。见王国维《列子之学说》,《王国维文集》第3 卷, 第178 —179 页。
27 王国维:《列子之学说》,《王国维文集》第3 卷, 第175 页。
28 王国维:《论近年之学术界》,《王国维文集》第3 卷, 第39 页。
29 王国维:《孔子之学说》,《王国维文集》第3 卷, 第146 页。
30 蔡元培:《哲学大纲》,《蔡元培全集》第2 卷, 浙江教育出版社, 1997 年, 第340 页。
31 朱光潜:《谈美》,《朱光潜全集》第2 卷, 安徽教育出版社, 1987 年, 第6 页。
32 王国维:《孔子之美育主义》,《王国维文集》第3 卷, 第157 —158 页。
33 参见李泽厚《华夏美学》, 载《美的历程》, 安徽文艺出版社, 1994 年, 第403 —404 页。
34 王国维:《哲学辩惑》,《王国维文集》第3 卷, 第5 页。
35 叶秀山:《王国维与哲学》,《中西智慧的贯通———叶秀山中国哲学文化论集》, 第249 页。
36 王国维:《教育偶感四则》,《王国维文集》第3 卷, 第64 页。
37 杨周翰: 《比较文学: 界限、“中国学派、“危机和前途》,《镜子与七巧板》(杨周翰著),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1990 年, 第7 —8 页。
38 参见温儒敏《中国文学批评史》(北京大学出版社, 1993 年) 第7 页。
39 详见拙著《走出审美城》(东方出版社, 1999 年) 第2 、8 章。


最新评论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注册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