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热门关键字:  xxx  豆蔻少女牡丹情  丛无为  高东之  卢金锋
当前位置 :| 主页>国画大家>

祁惠民【挥笔写尽人文意 墨色淋漓透野逸】

来源:书画电影 作者:林玉娇 时间:2016-03-22 Tag:

挥笔写尽人文意

墨色淋漓透野逸

——祁惠民花鸟画艺术欣赏



半生落魄已成翁,独立书斋啸晚风;

笔底明珠无处卖,闲抛闲掷野藤中。

——徐渭题《墨葡萄》诗




在中国书画发展史上,徐渭以其“不求形似求生韵,墨色淋漓雨泼开”的大写意精神,开创中国文人画以“悦性弄情,抒发情怀”为目的的艺术新篇章,从而直接影响到八大山人、郑板桥、齐白石等历代花鸟画名家,形成了水晕墨章,神气迥出,别有生动之意的东方美学意境,水墨元素。当代著名画家祁惠民先生,正是在这种创作思想指导下,汲取八大山人的清隽写意之风,深悟白石先生“似与不似之间”的美学原理,在中国花鸟画艺术领域进行多年的孜孜求索。逐渐形成了墨色淋漓,浑厚华滋,意趣天成,雅俗共赏的艺术风格,受到业内人士的好评与收藏界的青睐。

祁惠民,1969年毕业于河南大学美术系,现为河南省美术家协会理事、河南省花鸟画艺委会副主任、开封市美协名誉主席、开封中国画研究院名誉院长、河南省文史馆馆员。曾参加“中国六大古都书法篆刻展”、“中国六大古都中国画联展”、第1、2、3、4、5、7、9、10、11、13届“当代中国花鸟画邀请展”、第1、2、3、4、5、6届“中国当代著名花鸟画家作品展”等。作品入选《现代花鸟画库》及《花鸟画谱丛书》、《当代中华墨粹》等各大画册。




在中国花鸟画发展历史上,五代时期出现了“黄家富贵,徐熙野逸”两大花鸟画流派,特别是徐熙“志节高迈,放达不羁”的性格,以及落墨赋色,写骨传神的大写意精神;开创了以抒发心灵感悟,纵情畅神的文人画艺术领域;而具有泼墨大写意画派创始人之称的徐渭,更是以其驱墨如云的精湛笔法,在似与不似之间,把写意花鸟画发挥到极致。徐渭是一位书法家,文学家,画家,在绘画中,他将自己的书法技巧、文人情怀融于绘画之中,使人觉得他的泼墨写意画就像一幅慷慨淋漓的苍劲书法。正如张岱所言:“今见青藤诸画,离奇超脱,苍劲中姿媚跃出,与其书法奇绝略同。昔人谓摩诘之诗,

诗中有画,摩诘之画,画中有诗;余谓青藤之书,书中有画,青藤之画,画中有书。”祁惠民先生通过多年对徐渭花鸟画的研习与探索,不但从技法上学习他挥墨泼洒之意,更学习他充盈在画面中的文人气度。特别是被誉为“笔底明珠无处卖”的墨葡萄,更是深研其画理,汲取其笔墨精华,变古人之法为时代新风,处处体现笔墨的传统性,时代风貌。




在祁惠民先生这幅《又见春风过小园》作品中,对墨葡萄的表达,可谓与徐渭的笔墨一脉相承,透着一种野逸之风。但祁惠民先生并没有拘泥于徐渭之法,而是在其大写意精神指导下,对藤蔓,叶片,葡萄三要素进行更加艺术化的组合,在葡萄的表达中,更加细腻,并且使用了色彩,使画面更加丰富逼真;在构图上,更注意穿插争让,起承转合;在疏可走马,密不透风的葡萄藤蔓下,一只雄健的公鸡正欲啄食草地上的蝈蝈,惟妙惟肖,呼之欲出。这种构图风格与色彩的表达,无疑冲淡了徐渭墨葡萄作品中的那种狂傲紧张气氛,使画面更加和谐生动,充满了生活情趣和时代感。




大写意花鸟画的另一位代表人物就是具有“金枝玉叶老遗民”之称的八大山人朱耷。可以说,八大山人把国仇家恨,人生际遇,嬉笑怒骂,酝酿交融,全部托之于绘画。故而,扬州八怪之一郑板桥评价他的作品说:“横深竖抹千千幅,墨点无多泪点多”。我们在欣赏八大山人的作品时,也身不由己的被充斥于作品中的“孤独”“傲骨”“萧寒”之气所感染。宋梅尧臣《东溪》诗曰:“野凫眠岸有闲意,老树著花无丑枝。”,正是对这种意境的诗意表达。当我们打开祁惠民先生的野凫、鸬鹚、鹈鹕等水禽系列作品时,那独立于枯枝之上的水鸟,远望水天一色,萧寒孤寂之感油然而生;那翱翔奋飞在空野之上的野鸭,让人体验到画家内心深处的奋发自强的意志;那屹立沙丘之上,拍翅嬉戏的两只鸬鹚,在“浩渺江湖”的题款中,一语双关,透着一种野逸萧寒的文人情怀;还有那只盘旋在一片苍翠枝叶之上的鹈鹕,渴望的眼神,疲惫的身躯,不正是一位返乡游子,对故土怀恋的真实写照吗?可以说,透过祁惠民先生作品中的文化元素,我们深刻的感觉到祁惠民先生读懂了八大山人,读懂了文人画在笔墨之间所蕴含的书画之道,人生哲学;如果说,八大山人作品中的情感是愤懑激越的话,那么祁惠民先生在其作品中表达的却是淡淡的情愁。

荷花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君子之风,一直受到文人画家的喜爱。祁惠民先生笔下的荷花,墨彩交辉,风骨清秀,简约雅致,水墨淋漓,一股清雅文秀之气充盈画面;“一花开绽也便休,野塘渐干虫啁啾,莫怨颜色已老去,待放嫩蕊不惧秋。”在这幅荷花作品中,两朵火红欲燃的荷花亭亭玉立于水墨之间,在清新雅致之中,跟人一种自强不息,不折不挠的顽强精神感染。“万亩荷塘连天碧,宜阳名种各不同;昔日君藏浓叶底,归来为君现真容。”在这幅作品中,一朵荷花半藏在浓密翠叶之下,恰似衣着红纱的少女,半娇半羞,惹人怜爱,充满着令人遐思的人文情趣。




自宋代以来,中国画在以“画者,文之极也”为代表的思想指导下,绘画的文学化思潮逐渐兴起,并随之产生了“诗画相通,诗画互补”的理论。以苏东坡为代表的文人画家提出了诸多论述,如:“诗画本一律,天工与清新”,“味摩诘之诗,诗中有画;观摩诘之画,画中有诗”,“丹青吟咏,妙处相资”,“诗是无形画,画是有形诗”,“少陵翰墨无形画,韩幹丹青不语诗”,“终朝诵公有声画,却来看其无形诗”,在诗与画的相辅相成中,也让当代的书画欣赏者形成了赏画读诗的审美习惯。毋庸置疑地说,在书画欣赏过程中,题画诗无疑起到了延伸审美阅读,充分展现画家人文创作思想的重要作用。祁惠民先生的题画诗,充满了机智幽默之趣味,传达画家的率真性情,虽然有些带有打油诗的格调,却让我们感受到画家针织豪爽的情感,在诗画相应中,回味无穷。

“竹外桃花三两枝,花溪行乐正当时;世人慌慌逐名利,负却春光浑不知。”一只在桃花掩映的春水中嬉戏的野鸭,让整日苦于奔忙的我们幡然醒悟,莫负春光,莫错过了人生最美的风景。

“瓜不卧底上枝头,老藤冲天似龙游;始信梅郎牵牛花,只应白石眸中留。白石先生曾画碗大之牵牛花,虚名者见而识之梅兰芳家里焉,先生见而写之,有心人也,予写此乃有感而发,所题二十八字俚语也。”当我们把碗大牵牛花与挂在枝头的大冬瓜对比之后,我们似乎感受到祁惠民先生在诗情画意中,另有一种深刻含义。

此外还有:“笔下新放白玉兰,未补绿杨去春寒;鹦鹉飞起炫彩衣,引我诗情到江南。”“一阵秋雨一阵凉,荷花谢去芦花黄,莫道此时无生意,一鹭突起出野塘。”“大江落日似火红,波光推拥沙洲平;秋光芦花随风老,归雀喧噪觅枝停。”在诗词意境与画面意境的相互映衬中,引导我们走进一片丰富多彩,令人遐思的艺术空间。




可以说,祁惠民先生对书画艺术的思考是冷静的,他深刻的体悟到中国书画在历代名家的阴影里,创新之难。并清醒的认识到,艺术的狂热并不是创新;只有踏踏实实的立足传统,深钻精研,才能出好作品。我们从他的一首荷花题跋中,清楚的看到这一点:“八大山人画世有定评,后人习之者皆难望其项背,可知拾人技法也非易事。”

从另一个角度讲,祁惠民先生的不言创新与当代艺术家们开口必言创新的时代风气形成强烈而鲜明的对比。当我们重新审视祁惠民先生的花鸟画作品时,依然能从徐渭,八大山人,齐白石的笔墨遗韵中,看到祁惠民先生独具魅力的时代风貌。自古以来,艺无止境,文无定法,也许,祁惠民先生一个“好”字,正是他不断求索奋进,又很难企及的终极目标。但在这种求索过程中,祁惠民先生外师造化,中得心源的翰墨飞动,精心创作的一幅幅精美绝伦的花鸟画作品,却不断地深入人心;为中国书画文化的发展弘扬,写下绚丽多彩的篇章。












上一篇:张天武国画艺术欣赏
下一篇:没有了
最新评论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注册